众神推球

原创荒唐!霍顿队友禁药案唯一仲裁员来自澳洲,不但轻判还报销诉讼费

我们期待你的参与,把你看到的最新、最有趣、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。

原创荒唐!霍顿队友禁药案唯一仲裁员来自澳洲,不但轻判还报销诉讼费

作者: http://fds501.cc | 时间:2020-11-25

原标题:荒唐!霍顿队友禁药案唯一仲裁员来自澳洲,不但轻判还报销诉讼费

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公布了对霍顿队友、澳大利亚游泳女选手莎娜·杰克一案的裁决,称这位澳大利亚游泳选手在听证会上表示自己很“害怕”、很“偏执”。在杰克于2019年被检测出Ligandrol阳性后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决定将4年的禁赛期减少到2年。这样的宽大处理与对中国游泳队长孙杨的严苛形成强烈对比。讽刺的是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听证会唯一仲裁员来自澳大利亚,等于是自己审自己。

听证会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澳大利亚体育诚信协会的专家提供的证据。马里奥·特维斯教授是位于科隆的德国体育大学研究部的副主任,还是欧洲新出现的兴奋剂代理监测中心的主任,也是学术月刊《药物检测与分析》的主编。特维斯教授说,现有的证据意味着不能确定杰克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摄入了违禁物质。

报道称,杰克“受到了澳大利亚体育诚信组织律师乌达-尤南的严格、彻底但非常公正的盘问”。在盘问中,杰克说,阳性的发现“杀死”了她,她无法“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”。杰克说:“ 我不想让像我这样无辜的运动员经历这些,我想成为一个榜样。我想让人们为我感到骄傲。父母、公众和队友的意见对我来说是百分之百重要的。我想弄清禁药是怎么发生的,以避免它再次发生。”

杰克补充说,她“永远不会碰”Ligandrol,她现在每天都“多疑”和“害怕”。澳大利亚体育诚信协会承认,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杰克‘故意’摄入配体醇以提高成绩”,也承认违禁物质的含量很低,而且“没有证据表明”有任何长期使用这种物质的情况。

听证会的唯一仲裁员是来自澳大利亚悉尼的资深法律顾问艾伦·沙利文,他表示,《世界反兴奋剂规则》“明确规定‘故意’一词是指那些故意作弊的运动员”。沙利文指出,目前还缺乏有关配体醇能明确提高成绩的科学研究,尤其是对女性运动员而言。他说:“在这个问题上,任何一方都无法拿出可靠的、相关的科学数据,来支持或反驳出于提高成绩的原因而故意使用违禁物质的行为。权衡各种可能性……我觉得(杰克)并不是故意摄入配体醇。”

沙利文还下令仲裁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由双方分担,而不是杰克独自承担。据信,杰克在仲裁过程中花费了超过15万澳元。

发表《原创荒唐!霍顿队友禁药案唯一仲裁员来自澳洲,不但轻判还报销诉讼费》新评论

相关栏目

友情链接

相关介绍

原标题:荒唐!霍顿队友禁药案唯一仲裁员来自澳洲,不但轻判还报销诉讼费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公布了对霍顿队友、澳大利亚游泳女选手莎娜·杰克一案的裁决,称这位澳大利亚游泳选